独角戏:文鹏艺术实验
2013.03.09 - 04.09

新闻稿

19世纪末,契诃夫塑造了一个“套中人”,他古怪,胆怯,孤僻,守旧,像害怕瘟疫一样把自己包裹在套子里面。文鹏的艺术实验《独角戏》更丰富了这种“套中人”内心的孤独和绝望,他将自己的心灵沉浸到社会生活的最底层,并以一个围观的小人物的视角去观察这个世界并将之以艺术的形式表演出来,其演绎的方式犹如“套中人”——一袭白卦从头罩至脚踝,与世隔绝,在顶部精心布置一个小小的微缩场景平台,或指代或暗喻,其最终表演完成者却是“套中人”的手指,模拟出一个个作品中的鲜活的现实的“套中人”——将自己思想禁锢,认知仅限于自身头顶的一片方圆,控诉无聊与惺惺作态的人生。《独角戏》的真正的主体是躲于白色幕布之后操控一双手,是他这个“套中人”式的无脸孔的人物形象,表达的却是形形色色的无脸孔的人的无奈的生活与挣扎。

艺 术 家:文 鹏
策展总监:段 君
策展执行:万菁菁
出 品 人:孙永增
项目协作:刘晨雅 武玲
主 办:白盒子艺术馆
开幕酒会:2013年03月09日(周六)下午3:00
展览时间:2013年03月09日—2013年04月09日
开放时间:星期二至星期日10:00 – 18:00
展览地点: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白盒子艺术馆
联系方式:+86-10-5978 4800
登录网站:www.798whitebox.com

策展人文章

《独角戏》系列的艺术思想承载着一个个孤独而伶仃且存在于这个特定时代渺小而鲜活的人物个体,这些肉体有灵魂,会思考,人生不紧不慢在进行着,这些人成为了套中人,模糊暗淡不可捉摸的无脸孔的形象述说着他们的故事。如:在文鹏独角戏系列的文字剧本中,具有“独创精神”的乞丐甲儿,绝类“小武”的小武,漫无目的的某某,异想天开的老杨等等形象,看似荒诞却又实在合情合理,这样一个个泯然于大众的社会小人物鲜活的提炼,他们渺小到连一个一起演戏的对手都没有,一个人踽踽独行于这空荡的人生舞台,一个人登台、表演、谢幕,然后如同没有来过这个世界。那些“独角戏”的形象——乞丐甲儿对于自己乞讨的“洋洋自得与”以及他对“亲爸爸”的感情,小武的闯荡漂泊、在公车对于女性的性冲动的幻想、在广州的发迹乃至生命最后的爆发然后迅速陨落,“某某”对于周末漫无目的的随机出行以及对于“中美合资”女性的浮想联翩,老杨在地震后的发达与在属于他的镇子的“天堂”,无一不是主角自顾自的演出,自顾自的幻想,自顾自的踯躅于他们惨淡的人生。文鹏以略带荒诞夸张的艺术手法折射出当今社会孤独的人群,孤独的行为和孤独的心态。于是,便有了孤独的人写孤独,孤独的人品孤独,孤独的人赏孤独,孤独的人表演孤独——这大抵就是“独角戏”最直接的表现意义吧!

 

这场戏是无思想的混沌与原始,是一种激进的艺术实验,它来源于他本人压抑的人生,是一种画面式的独白,其主要的精神在于将这场艺术实验非艺术形式化,将孤独、自闭作为艺术的创作动机,把阴郁、苦闷的内心世界作为每件作品的主体在他的艺术实验中渗透,以一种独特的表达形式对社会现状见闻进行批判与调侃,思考着必须面对人生种种的无奈与暗涌。这种实验性质的艺术是给予观众不同的理解与诠释:艺术可以是高雅的,优美的,也可以是一种倒行逆施、完全毁灭或是自我独白的作法。这也是一种对传统艺术的控诉与愚弄,他要挣脱规则,打破束缚,运用自己的身体,以及各种不同的材料媒介,创造出一种稀奇的、光怪陆离的新的艺术形式。在这场戏中,文鹏收藏了完全的自我,收藏了绝对的自由,收藏了赤裸的孤独,于是,他的艺术实验因此有了一种臆想的诗意,一种虚无的真实,一种无奈的呐喊,一种封闭的自娱自乐。

艺术家:

展览现场




作品

  • 盗墓者
  • 猎人5
  • 梦里婚姻合
  • 乞丐3
  • 小武
  • 语画系列之三
  • 语画系列之三十
  • 语画系列之十四
  • 语画系列之十四 50x60cm 2012年 油画



媒体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