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曹茂超:“出类”也是对我自身的要求

2017-06-08


编者按:2017年5月27日,由孙永增出品,曹茂超策划的白盒子艺术馆青年艺术项目“出类-穿行焦虑的年代”开幕,本次展览开幕后在业界有很好的反响,这是曹茂超在白盒子艺术馆首次作为策展人策划展览,亚洲艺术杂志借此对其进行了采访。

白盒子艺术馆副馆长、策展人曹茂超

ASIA ART : 青年艺术家的狂欢时代已然来临,而追溯青年艺术在话题上的过度消费,以及当代青年艺术家展览集聚现象的起因,不难发现眼前这些看似开放、包容的当代艺术平台所存在的各种问题。作为白盒子艺术馆,你们怎么看待青年艺术家整体的发展及艺术馆在青年艺术家方面的计划?

曹茂超:2009年成立,白盒子艺术馆就做了很多青年艺术家的展览,青年艺术项目自2014年开始成为每年固定的项目,旨在发现、推出在艺术创作中具有独立思考和创作面貌的青年艺术家。除了在馆里举办展览,我们还在博览会推出过青年艺术项目,这是白盒子艺术馆长期发展的策略,是积极的学术行为,以为行业推送优秀艺术家为目的。

你提到的过度消费现象,我觉得更多反映在青年艺术奖项的评选和青年艺术相关的博览会中。在背负艺术家发掘的艺术机构以及具有判断力的策展人的认知里,这个领域是个长期的研究与投入,不是市场的肥肉,过度消费只能饮鸩止渴。而且,我认为“青年”的含义,年龄界限倒是在其次,首要含义是具备年轻力量对制度的挑战,对成规的突破。

展览“出类-穿行焦虑的年代”现场图

一楼主展厅

ASIA ART : 在这次展览中,在对于青年艺术家作品的选择基于怎样的标准?

曹茂超:作品反应的是艺术家的创作思想,而艺术家的思想正是源自自身修为与外部刺激。正是福柯所说的“自我技术”与“权利支配技术”的共同作用下,艺术家作为主体才具备了与众不同的个人魅力,呈现在作品上就是思想的独立和作品的面貌的出新,两者无法单独成立。这个标准客观存在,我只是发现它,运用它。

(自左至右):伍伟、孙子垚、曹茂超、孙永增(馆长)、张文荣、肖答牛、许宏翔

ASIA ART : 今天的青年艺术家和老一代艺术家是非常不同的,过去的艺术家对应在更大的社会背景下,更强调是个人身份如何在集体主义的价值观里被体现,今天的青年艺术家更加关注个人的内心,从内心到外面的具体表达,比如强调“我”是谁,“我”自己在做什么,这是这一批的青年艺术家和上一辈的艺术家存在不同的地方。你觉得除了观念上这些差异,还有哪些?

曹茂超:你提的这一点关于主体的自觉与大环境的变化的关系,如果具体到两代艺术家的艺术创作上,我认为有三个区别,其一:青年艺术家作品已经找到了弥合所谓传统与当代对立的鸿沟,不以打“中国牌” 为噱头的情况下还能够进行很好的文化基因的融合和转化,比如本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汤柏华,他的作品深入到了传统的根基,近一年的时间钻研敦煌壁画,将制作工艺都已研究透彻,但是最终的产出是一部动画电影,没有停留在传统的匠人层面;其二:对于本土艺术和国际语言的衔接已经达到了自觉的阶段,例如,苏上舟的参展作品,他基于文化的自觉使用宣纸创作,意图对中国元素“水墨”有所推进,但是他将染了五色墨的纸张镶嵌进白色宣纸之中,所呈现的极简的、抽象的图像已经不只是本土语言的问题;其三,对固有规则的突破,突破条条框框的束缚,毕业于雕塑系的童昆鸟的作品中所带有的视觉与听觉的感官刺激不同于当下声光电的刺激,没有沉重的传统包袱,作为本次展览最年轻的艺术家,他开启的这扇门将会进入新的篇章。

汤柏华 上《莫高霞光》影像 7分18秒;下 敦煌泥板矿物 37×21×2cm 2016

苏上舟《至上•和声(十)》100×140cm 宣纸、水墨 2015

童昆鸟《没有选择的安全出口》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17

ASIA ART这次展览主题是“出类”,我觉得这个定义得很好,你能给我们具体阐述“出类”表现在哪些方面?

曹茂超:感谢认可,出类的最终指向是艺术家作为主体的自我塑造,前一个问题的回答中已经触及到了。艺术家不再以专业方向、作品内容为身份限制,反而是以一种决然之心去感受这个年代的脉搏,通过自身的知识体系做出最真诚的表达。

其实,本次展览的策划之初的想法,就是想做一个与众不同的青年艺术家群展,去掉清新、媚俗、矫揉造作的伪青年艺术,“出类”也是对我自身的要求。

一楼东侧展厅展示

ASIA ART : 首次在作为策展人在白盒子艺术馆策展,压力大吗,是否达到了你的预期?我们发现本次展览展期比较短,是否能够很好的呈现你的策展思路?

曹茂超:压力肯定是有,毕竟白盒子艺术馆一直合作的策展人和艺术家都是业内标杆,但是经过长达半年的细心筹备,我的信心还是挺大的,策展思路的呈现在布展尚未结束心里已经有底,达到了预期。这离不开孙永增馆长给予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帮助,甚至是展览中的细节的把控,毕竟对青年策展人的培养如同青年艺术家一样,倾注的是长久的耐心和信任。展期的长短不能说明展览的品质,有时候展览品质与展期未必成正比。

一楼西侧展厅展示

ASIA ART : 作为青年策展人,你给青年艺术家在创作上会有哪些建议?你们接下来的青年艺术项目会做哪些艺术家是否可以透露?

曹茂超:我觉得艺术家和策展人之间的交流,思想的碰撞有助于展览的最终呈现。因为我们基于相似的外部环境和大致的文化背景,所展开的对话和交流,触及到很多微小而深刻的话题,展览主题激发了艺术家用作品“表达”的欲望,更多的时候,反而是艺术家的思路给予我挺大开悟。谁也给不了彼此建议,平等的表达更有意义。

肖答牛《花花公子》 布面油画 80x80cm 2017

接下来的青年艺术家项目,将为肖答牛做个展,他去年参加我馆“重绘画-博弈当代困境”展,获得朱乃正艺术奖的“新锐奖”,他是一位值得关注的青年艺术家,敬请期待。

其他参展艺术家作品

许宏翔《平的风景》 布面油彩 200×260cm 2017

孙子垚 《新一代—派对》纸本综合绘画,270×220cm,2017

张文荣《> l <》铝板收藏级喷绘 260×145cm 2016

黄立言《一个坏人,一个善良的人》 215X175cm 布面油画 2017

卢征远 《无题》 木、沥青 120×120cm 2017

李可政《2017.3.15》 布面丙烯 180×140cm×2 2017

厉槟源 收藏级打印《肖像 》 160×110cm 2012


沈朝方《南国少将的早餐-“物” 》 收藏级喷墨打印 139×178cm 2016

马轲《变形记》布面油画 200 x 200 cm 2016


伍伟《皮毛-9》纸 82×105cm 2016


蒲英玮《访谈录》(截屏)23分 2016年

张玥 《佳华大酒店(部分)》 220×1000cm 布面丙烯 2017